养老院暴雷之后,那个62岁的老人决定去死

【黑话连篇】

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,以达到让人精神升华的目的。


这几天,有读者在后台留言,让我聊一聊湖南益阳养老院暴雷的事。
 
这最先是《新闻周刊》爆出来的,不知道是不是有啥不可描述的压力,微博发文不久后就被删除了。
 
其中还有个维权志愿者@刘壹木,不知道为啥,微博号被炸了。现在在微博上,关于益阳养老院只能搜到零星的消息。
 
后来,我在《南风窗》看了比较完整的报道。(它公众号上面的文章也已经被删除。)
 
文章主要讲了湖南益阳多家养老院,打着预售床位的旗号骗取老人钱财的情况。
 
古代的小偷虽然不是啥上得了台面的角色,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规矩,所谓”3不偷”指的是读书人不偷、小孩不偷、年纪大的不偷。
 
但是,没想到现在这帮孙子,真他妈是毫无下限,居然连老人的棺材本都想骗。
 
 
01
 
1月19日这一天,一个62岁的老人跳江。大家在江边打捞数日,23日找到尸体,并于24日完成对死者的超度。
 
曹迎林之死,揭开了养老院暴雷的冰山一角。
 
纳诺老年公寓声称只要预交3万块钱,就能获得养老院的一张床位,到时候入住床位打9折;如果存入11万,就能获得老年公寓的一张“永久居住证”,床位费7折。
 
交得越多,入住的床位费折扣就越大。哪怕你不入住,每年也能获得一定比例福利金,并且合同到期会返还本金。
 
曹迎林听信了纳诺老年公寓的忽悠,投入了17万元。结果2020年7月纳诺暴雷,他所有钱打了水漂。
 
 
而最近一段时间,老伴因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需要住院抢救(墨茶也是死于这个病),他身上再也掏不出一分钱,这成为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,于是乎选择跳江轻生。
 
纳诺养老机构从2012年开始运营,法人代表鲁光辉,后来因为涉嫌非法集资被查封。其中受害者有4634名,涉案金额3.2亿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益阳市暴雷的并不止纳诺。
 
根据刘壹木的统计,益阳暴雷的养老院目前至少有15家,比如说夕阳红、胭脂湖、衡福寿。。。全都是预售型养老机构,总受害人加起来超过6000人。
 
不少人见惯了动辄几百亿暴雷、几十万受害者这些大场面,对比起来这区区几亿可能你们已经毫无波动。
 
那我换一个说法。
 
曹迎林3岁失去父母,没有上过学,不识字。之前有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。后来认识了现在的妻子,她带着一儿一女,跟曹迎林组建了现在的家庭。
 
妻子身体不好,儿女也不孝顺,不跟他一块生活,儿子每次回来也都只是伸手要钱。
 
之前他在村里打扫卫生,顺便卖点废品,大概每个月能挣2000元。不过三四年前他因为一场疾病丢了工作,没了收入来源。
 
 
全村都买了养老保险,可是他没有,他也没有儿女尽孝。他只能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养老公寓上面。
 
后面老年公寓暴雷,而此时老伴住院又没钱医治,他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。
 
他跳海前几天,罕见地买了几瓶最贵的白酒,19号中午到医院喂完妻子最后一顿饭,打点好这一切之后,一个人孤独无助地选择死去。
 
通过这些细节,你就知道当时他究竟有多绝望。他年事已高,不可能重头再来。这笔钱是他人生唯一的希望,可惜被骗走了。
 
寻尸画面,来源B站@阁楼影视
 
我在湖南红网里面,看到另一个案例。一个小学教师,因为听信老年公寓的优越入住条件,共计投入了25万。
 
这25万他们对于他们来说有多不容易呢?这些钱是通过30年教学生涯、以及喂猪、种菜、织凉席等其他工作一点一点攒出来的,说是血汗钱一点也不为过,可惜现在一切都化成乌有。
 
在这几千个难友中,可以说每个人都有着血与泪的故事,如果展开来写,甚至能写成一个暴雷版的一千零一夜。
 
 
02
 
老人为什么会相信老年公寓的骗局呢?如果单纯用一句“老年人傻比较容易被骗”来解释,未免有点太敷衍。
 
当时,纳诺老年公寓被当地公安局以《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》立案调查,简单来说,这个案件被定性为非法集资。
 
当时在公安局登记的时候,公安局发放的是《投资人登记表》,很多人都不愿意签,希望把文件抬头改为《受害者登记表》。
 
相信不少遭遇过P2P暴雷的人都知道,如果把案件定性为非法集资而非投资诈骗,这笔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。老年人交出的这笔钱极有可能要不回来了。
 
很多人都在想,还不是因为老年人贪心,听信养老院宣传所说的8%、甚至10%收益,结果被骗。
  
而事实上,这群难友年龄绝大部分在60以上,不少人文化水平都比较低,连手机也不怎么会使用。强行把他们跟非法集资联系在一起,给我的感觉就是寒假期间爷爷带孙子从青铜上了王者,就你妈离谱。
 
 
我在网上找了一些图,上面的合同细则表示,只有当你入住,你才能享受到所谓的投资收益,这跟平常那些只奔着收益去的非法集资活动性质是截然不同的。
 
 
也就是说,解决养老问题才是他们交钱的最重要原因。而这些所谓的收益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诱因,所以这更应该是一起合同诈骗而非非法集资案件。
 
老黑我记得小时候,在老家如果听说谁家老人住进了养老院,这算是比较丢人的一件事。
 
但是现在由于各种情况,比如说老龄化趋势加重,这个观念慢慢开始扭转了过来。
 
政府的财政压力大,并且现在这一代又是独生子女。一个家庭,上有4个老人,下面可能还有孩子,这个养老压力可想而知。
 
 
我记得一个叫高焕英的难友,她以及老伴跟自己的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。她上面有一个瘫痪在床的89岁母亲,下面还有一个小孙女。
 
平常由于没有收入来源,她在这个家庭中也就丧失了绝大部分话语权。她平常负责洗衣做饭,照顾孩子,哪怕是一家人,平常也没敢多说话。
 
她坦言,养老压根没法指望孩子。这个没法,指的是不能,同样也指的是不敢。
 
虽然共同生活在一起,貌似生活美满,但是我更愿意把这种关系称之为塑料亲情,因为经济是维系亲情的最重要纽带,有时候更甚于感情本身。
 
综合这些原因,想搬到养老院生活的大有人在。一边是市场上从没得到满足的需求,一边是这些所谓养老院极尽忽悠之能事。
 
比如19年暴雷的上海大爱城老年公寓,它打着免费旅游的旗号带领老人到老年公寓参观,并且给他们洗脑,格式基本如下:
 
“养老公寓有中央政府支持、不给儿女添麻烦、配套设施完善、交会员享有优先入住权。。。”
 
大爱城宣传图片
 
另外那些业务员隔三差五就上门陪老年人聊天,送一些鸡蛋水果等礼物。甚至有些还亲自为老年人洗脚,亲儿子恐怕也不过如此。
 
老年人能不对他们产生信任吗?
 
尽管纳诺老年公寓已经暴雷,但是它曾经经营过一个叫作《湖南纳诺集团》的公众号,上面还留着很多它们很多小尾巴。
 
比如说隔三差五组织老年人到各地旅游:
 
 
比如说时不时有领导过来亲切慰问:
 
 
又比如说文末必定会放上一个并不存在的疗养中心建设图纸。这个图纸极其粗糙,恐怕是聘请一个三流美工兼职画出来的,但依旧骗倒了不少人。
 
纳诺老年公寓只有300张床位,却有4千多人交了钱。
 

上面所说的这些,统统都是促使老年人掏钱的因素。有政府担保、并且规模实力强、提前预定床位能够享有提前入住权、并且交钱还有不错的收益,这么多套组合拳,老年人能不晕?
 
所以并不是老年人傻,真的只是因为这些骗子太过于狡猾。
 
03
 
鲁迅说:“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。”
 
同理,我知道骗子的坏,但却没想到能够坏到这个程度。
 
曹迎林跳江,是骗子的大获全胜,是老人的全面溃败还是监管的无地自容?
 
之前大家调侃的“韭菜太多,骗子都不够用了。”竟然也成为了一种常态,反正下到母胎发育的,上到半截入土的,但凡你是一个社会人,总有收割你的办法。
 
对了,我在找资料的时候,还看到19年益阳当地曾发过一则推文,益阳被评选为最适合养老的城市,这是我今年所看到的最为魔幻的一篇文章。
 
 
这类诈骗,你说避免吧,其实极其简单。
 
在 《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》中,其中一条就明确表明了采取预售制销售的,应当设立第三方存管保证资金安全。
 
显然这些暴雷的养老机构,一家都没有落实。
 
 
另外,在这些受害者当中,不少人哪怕是全副家当都搭了进去,也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家人,因为怕遭到家里人的指责。
 
如果遇到这种问题,事先把合同细则交给年轻人看一下不就完了吗?可惜很多老人并没有。
 
可见我们跟家里老人的交流是欠缺的。
 
在可见的将来,中国的养老问题只会日益加重,这类事件恐怕只会有增无减,希望大家能多花点时间,陪陪老人。
 
最后,我还是不得不说,以生命为代价,来获取关注,这是整个社会的耻辱。
 
参考资料:
老无所依:益阳养老院暴雷背后的6000名老人,时尚先生
一样养老院老人之死,南风窗
纳诺案件是典型的合同诈骗案,定性为【非吸】案是错误的,创奇艺艺术农场
这个被埋没的热搜,是老年人成为韭菜的老无所依,新闻哥
 

 

老黑。
 
早年做过技术,也做过自由调查记者,之所以写【一本黑】公众号,是想用最简单的语言,告诉大家,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魔鬼,不然你没法理解人性。
为防止失联,你可以加我私人微信ofcourse9520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