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因为怕进局子,在饭圈赚了几百万后,我跑路了。”

【地下职业】

该栏目主要讲述大众看不到的职业故事、人生经历,与黑暗有关、与欲望有关、与人性有关。

 

最近和娱乐圈沾边的瓜着实不少,从娱乐圈到字幕组,仿佛成了春晚前菜,满足着人民大众的吃瓜生活。

饭圈被人诟病久已,原因无非是:粉丝疯,偶像骗,资本割。

二十年前喜欢刘德华的杨丽娟,算是初代脑残粉的典型,当时事件报道出来,一片震惊。
 
二十年后,这样的少女比比皆是,已经成了一种正常现象,美其名曰“哥哥的战斗真爱粉”。
 
最近认识了这样一个大哥,最近十年在娱乐圈的粉丝群体里翻云覆雨,粉丝圈挣钱的,就没有他不干的。
 
这位大哥,从字幕组开始涉猎到粉丝圈,挣得盆满钵满。
 
我和他聊了聊,得出一个中国近十年的粉丝圈捞金发展时间线,终于了解清楚:
 
最近的十年,粉丝群体为何会发展成今天这样?粉丝群体的钱究竟有多好挣?
 
以下内容根据采访资料整理:
 
 
 
字幕组是引流大户
 
差不多十年以前,那时候墙刚建起来,但是港澳台和日韩的文化已经开了口子,给年轻人看见窗户了,于是就有了民间自发的各种资源搬运,让国内年轻人能够看到国外的娱乐文化。
 
当时韩流的偶像文化盛行,有多个周末的音乐舞台,各家平台把这些资源放在国内的平台上,建成了最初的资源站,港澳台也同理。
 
当时的综艺节目都是集中在优酷、土豆两个平台,大都免费,是粉丝为了偶像“为爱发电”。
 
我认识的这个老哥,暂且叫他老森吧,当时他快三十岁,算是赶上了好时候。
 
稍微年轻一点的,只知道追星,没发现其中缘由;年纪再大一点的,已经脱离了当时的年轻流行文化。
 
老森厉害啊,他也想搬运资源,自己的能力和知识也允许他做这件事,但他又不想做上面一样的纯服务粉丝的资源站,而是前瞻性的看到了粉丝文化的机遇,但还没想好怎么变现。
 
索性就自己搞了个平台,搬运当时各个出名的音乐舞台。在圈子里渐渐有了名气。
 
机遇来的很快,2010年,韩国MBC推出了综艺节目——《我们结婚吧》在国内大火。
 
老森把资源搬运进国内,配合着当时其他粉丝站的宣发,流量一下就上去了。
 
由此,老森也在2010年底,就看到了韩国综艺节目的发展机遇,以此为机缘,开始建立了自己的字幕组。
 
这两天人人字幕组被查,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 
有人说人人字幕组是普罗米修斯的火种,照亮了当时他的文化生活;有人说人人字幕组的火种是偷来的,被查活该。
 
但是落到字幕组本身,字幕组的关系很微妙的。
 
 
在外部看来,谁的资源清楚,上传的快,字幕组就能吸引更多的粉丝。
 
而在内部来看,字幕组之前大多都是免费工作,如果其他字幕组给钱,那你去不去?
 
而字幕组的内部也有分裂,有人想挣钱,有人想一直无偿翻译只为快乐,甚至出现一个字幕组分割成两个,老死不相往来的状况。
 
老森发现了其中的机会,当时,韩国网站大多都是播放完,隔日上传资源要付费观看,再一天解锁资源。
 
对字幕组来说,大大降低了信息的时效和产出,在竞争激烈的字幕组之间,提前一分钟,就是流量啊!
 
于是老森当时自己边看边录,自己学了添加字幕、压制、转码,打轴等工作,翻译就让当时认识的伙伴来做。
 
真假我不知道,但是老森说,很多韩国综艺都是他发现搬到国内来的,韩国的跑男就是其中之一。
 
头两年免费制作发布,之后两年会给翻译一点点钱,翻译一期综艺节目,是四百块人民币。
 
就因为这四百块,老森从隔壁字幕组挖到不少人才,也积累了自己一定的资源,为日后流量变现打下了基础。
 
 
 
流量变现
 
现在说流量变现,不仅不稀奇,还是很多公司赖以生存的法则。
 
但是在10年前,能想到这一步,是真的厉害了。
 
老森投了两年多时间和经历,终于见到了回头钱。
 
现在粉丝圈是毒瘤,但是10年前的中国粉丝群体不是这样的,相对来说比较和谐,至少没有演变成今天逼人氪金和默认黄牛漫天要价的状况。
 
一切都要归功于EXO这个团体,2012年EXO成立并且爆火,开启了内地粉丝经济市场。
 
借着这股东风,很多人开始做起了进口生意,韩国各个组合演唱会、见面会的门票可是比挣钱的买卖。
 
韩国的演唱会内外场一个价,都是650块人民币左右,搞到票在国内卖,反手就是3200。
 
更高一点的,一张票可以卖到5800甚至6000以上,这还是2013年的价格。
 
 
至于票源,就是靠前期的字幕组人脉率先在韩国做起了留学生买票的活。
 
韩国的见面会限制张数,留学生排队买票,再给老森,一张提成很少,只有几十块到一百多。
 
但一个人可以一次买五张,留学生就可以赚六七百,也是不小的数目。
 
老森因为做过平台,韩国留学生资源多,自己平台下的粉丝也多,各个演唱会、见面会的生意都能做。
 
不仅韩国,港澳台的倒票生意他也做,一般是卖个一千多。
 
老森说,他的梦里都是支付宝到账的声音,嗡嗡嗡的响。
 
 
exo回馈给韩国公司的效益也是成绩斐然的,自此,SM、JYP等韩国公司加快了推出新组合的步伐,组合的“限定”决定了“割韭菜”的面目。
 
老森割的更开心了,每个月都是几万、十几万的挣,还单单只是倒票这一个方面。
 
说了倒票,就不能不提周边,当时周边,基本都是官方产物,老森是最早把私印周边带进中国的人。
 
老森后来因为其他事儿进去了几年,出来就没再碰过粉丝圈。
 
他和我说,他当年都是找央美、国美的画Q版造型,印在内裤水杯衣服上,因为自己是平台,拥有可信度,且13年的粉丝啥也没见过,就拼命的买买买。
 
我告诉他,现在饭圈周边,是个人都能做,别说央美国美,我自己开个美图秀秀做点东西都有人买。
 
老森还震惊了一下,说过去了几年,竟然还是这么疯。
 
谢谢支付宝和微信,微信是2011年公布的测试版,如果是2010年以前,未成年的孩子们买个周边不容易,还要去银行汇款,有了微信支付宝,花钱更容易了,老森赚的也更开心了。
 
周边卖的也快,出一次周边就能纯赚几万到十几万,但内裤、水杯、钥匙扣这种东西都是一本万利的,只要出,就能赚,所以只要想挣就没有尽头。
 
他不记得当年具体赚了多少,一套房应该是有的。
 
还有假的签名专辑,从国外代购回来,专辑都是真的,找人仿上签名,转手加个二三百,又是大笔的收入。
 
没人查这些,毕竟他的票是真的,专辑是真的,大批量的进货甚至比粉丝站几个女孩儿合伙卖的还便宜,所以有很多人买。
 
美国时代广场的大屏也是老森最早带人做的,粉丝众筹50万,其实只需要花10万不到,剩下的都自己留着。
 
这两年被饭圈捅出来,大家都知道广场大屏是不值钱的东西。但还是那句话,六七年前的老森,真的是一个渠道多、资源多、还敢想的黑心商贩啊。
 
除了大屏,老森还盗录演唱会的视频,卖给需要流量的粉丝站子,一条几千块吧,这比起来都是小钱,不值一提了。
 
 
最后,就要说到国内的市场。
 
当年的EXO上快本,黄牛开价1800的票,他买回来卖8000,几秒钟就卖完了。
 
就这种国内节目、演唱会的黄牛,老森天天干,单这一项,就随便发财。
 
第一个月,他赚了8000;第二个月,3万;第三个月,8万;第四个月,13万;第五个月,23万。
 
还不算周边、专辑等其他收入,仅仅是倒票一项。
 
人是真的飘了,毕竟一觉醒来,账户里就多了几万块。
 
后来老森就金盆洗手了,不为别的,这个圈实在是太乱了。
 
售票平台和赞助商勾结,在平台不开票,把票虚空给黄牛,让黄牛卖给粉丝。
 
粉丝付钱给黄牛,平台和赞助商也不给票,坐地起价涨高价格,反正就是价高者得。
 
这样害了谁,害了老森这样的黄牛,黄牛向粉丝保证有票,可后来没票了,老森愿意退钱,粉丝说我不差钱,我只要票。
 
黄牛也没办法,他也没票,粉丝就把钱打回账户,报警说你诈骗。
 
老森身边有同行,因为这事儿进去了,演出商实在可怕,老森就没再碰这一行。
 
老森说他没算过具体赚了多少钱,他做了半年不到,零零总总加起来几百万是有的。
 
过去,想进粉丝圈赚钱的不少,老森算是个有前瞻性的人,才在第一波饭圈红利里淘到了金。
 
仔细算来,虽然大家都在骂饭圈,其实饭圈从以前的相对和平,到现在的割韭菜,其实就八年而已。
 
当年,和老森一样在饭圈里捞了钱的人有很多,和老森关系好的有两三个,有些人和老森一样做平台,甚至做到了百万级别的流量粉丝。
 
老森喝了口酒,拍着我的肩:兄弟,是你,你能不飘么?你说?钱赚的那么容易,你能不飘么!
 
 
他和他的两三个同行,没在黄牛圈翻车,却因为在粉丝圈无限挥霍,都败完了,最后网站带微博困窘的打包卖掉,灰溜溜的离开这个容易赚钱的圈子。
 
当然,也不是什么都没带走,当年粉丝们为了要票,主动和黄牛老哥、各种赞助商、主办方共度良宵的短信,和那一夜春风的经历,都留在了黄牛老哥潇洒的记忆里。
 
粉丝圈为什么没人管,或许老森嘴里文化市场的“赞助商”、“主办方”是最有发言权的人,从上到下,就没有不能打点的关系。
 
管了,粉丝要说你们限制文化自由;不管,就是幕后大佬的割韭菜狂欢。
 
确实,追星是自由,那谁又能放过割韭菜的自由呢?
 
许多和老森一样的人,在八年前就开始疯狂收割粉丝圈的红利,不地道但也不犯法,纯属一个你情我愿。
 
如果说八年前,小韭菜们还是被新兴事物蒙在鼓里的“无辜者”。
 
可直到这一刻,饭圈手法趋近于透明,粉丝们仍然还在为了idol进行盛大的狂欢。
 
“没关系,哥哥姐姐,我们愿意。”
 
活该。

 

 

 

 

老黑。
 
早年做过技术,也做过自由调查记者,之所以写【一本黑】公众号,是想用最简单的语言,告诉大家,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魔鬼,不然你没法理解人性。
为防止失联,你可以加我私人微信ofcourse9520

 

发表评论